http://www.szwlt.org.cn

从长勺之战谈事、势、时:做事要审时度势 决胜

我们阅尽铅华,只为出现纷歧样的历史。

公元前684年发生于莱芜的齐鲁长勺之战是中国战争史上以弱胜强的著名战例,它留下了一鼓作气的千古韵事,衍生了“敌疲我打”的游击战目标,奠基了中国军事辩证思想的重要基石。毛泽东同志高度评价长勺之战,曾全文引用、全文解读过《左传·庄公十年》长勺之战一段(在写入初中课本时被命名为《曹刿论战》),并将其分为四部门:“战前的政治准备——取信于民”“利于转入抨击的阵地——长勺”“利于开始抨击的时机——彼竭我盈之时”和“追击开始的时机——辙乱旗靡之时”

究其乐成之处在于,曹刿历史性地第一次将事、势、时的唯物辩证思想运用于作战之中,权衡了三个“势”、抓住了两个“时”,以正确的理论指导并赢得了长勺之战。

第一,“兵要在乎善附民而已”(《荀子·议兵》),战前度民心向背之势。

民心是战争胜败的决议性因素,“小大之狱,虽不能察,必以情”(《左传·庄公十年》)是鲁庄公内修文德、政治清明的体现,曹刿由此看到了民心所向,也看到了鲁国打赢长勺之战的政治局势,认为“可以一战”,并“战于长勺”(即今济南市莱芜区苗山镇杓山一带)。他的这种军事民本思想一直影响着厥后无数军事家和政治家。

第二,“气实则斗,气夺则走”(《尉缭子·战威》),战中度敌我士气之势。

“有气则实,实则勇;无气则虚,虚则怯”(《吕氏春秋·决胜》),厥后的军事家孙子将气总结为“生机锐、昼气惰和死气归”(《孙子兵法·军争》),“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”,齐军三鼓之后由“生机”转为“死气”,士气衰竭,而鲁军一鼓之后处于“生机”,士气正旺, 曹刿“避其锐气,击其惰归”(《孙子兵法·军争》),抓住这个“彼竭我盈之时”,后发制人击败齐军。他的这种军事辩证思想为以后的许多军事家所借鉴和发扬。

第三,“气失而师散,虽形全而不为之用”(《尉缭子·战威》),战后度败军虚实之势。

“兵者,诡道也”(《孙子兵法·始计》),因“惧有伏焉”,曹刿“视其辙乱,望其旗靡”后,才判断齐军局势已去,抓住时机坚决追击。可见,长勺之战虽是一场小战役,却蕴含着事、势、时的大哲理,掌握三者的生长纪律和辩证关系,科学分析形势,准确掌握时机,才气干成大事。

善观局势,方谋全局,才成大事。善弈者,谋势;不善弈者,谋子。运筹于帷幄之中,方可决胜于千里之外,运筹帷幄必先认清局势,从全局谋划大事,才气掌握主动,正如曹刿度势而行贯串于战前决议、战时抨击和战后追击的整个历程一样。一个地域、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只要有好的民风就一定有好的士气,也就一定会有好的势头,才气干出一番好的业绩,反之,“暴戾恣睢,其势自毙”(《三十六计·冷眼旁观》),如果阳乖序乱、乖气浮张,不仅内部杂乱,而且外部势力还会混水摸鱼、攻其不备,甚至造成国家死亡。另外,充实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,势是可以转化的,既可釜底抽薪而消其势,又可蓄势待发,随机而动,还可借势借力,借势结构。例如,短期生长靠政策,恒久生长靠秘闻,“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生长中更基本、更深沉、更持久的气力”,借齐鲁文化之力破解当前山东生长的困局已势在必行。山东的舆图像一只鸡,鸡头是烟台,鸡嘴是威海,鸡心是济南莱芜,鸡尾是济宁、菏泽,这条重新至尾的山东“消化道”,与三千年前的一条齐鲁古道走行基本一致,而且济宁、菏泽文化秘闻深厚、生长势头迅猛,莱芜是省会副中心、济南新旧动能转换的南翼,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青岛、烟台、威海,借助山东要地的宽大市场和物资供应生长后劲必会更足,沿海大量的旅游资源也可涌入泰山、曲阜和菏泽等地动员山东整体生长,举全省之力构建这条齐鲁古道文化长廓,将山东的胶东经济圈、省会经济圈和鲁南经济圈三大经济圈连点成线,向西可直达郑州、西安等古都,向东可瞄准日韩等外洋市场,完成从“文化大省、文化强省”向“文旅大省、文旅强省”的转变,将青岛、威海、烟台、潍坊、济南莱芜、泰安、济宁、菏泽这条文化经络买通,让齐鲁文化这个深藏于地下的庞大喷泉迸发出来,山东之生长必势不行挡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亚博体彩APP  亚博体育网页  亚博体育网页  亚博体育网页  重庆彩票网